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青涩的爱情

来源:伤感故事网    时间:2021-02-21




青涩的爱情

  精选阅读(一):

  青涩的爱情

  七岁的时候,我喜爱上了我班上的班长,其实那时候班上的女孩都喜爱他,老师也喜爱他。他是班上最会读书的人,每次“六一”他一个人能够得几张奖状,而我却偶尔才能得一张。小学毕业的时候,奖状把他家的一扇墙壁都贴满了。那时候,老师和家长教育我们时总说一句话:向他学习。正因很喜爱他,反而有一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不敢看他的眼睛,不敢和他说一句话,只能在后面偷偷看着他,把自己的喜爱深深埋在心底。心里暗暗对自己说:发奋学习,必须要超过他。好像只有成绩超过他,才能简单应对他。

  香是我的同学。一天,她偷偷告诉我:她喜爱班长。我听了呆怔在那里,她推了我一把,我才惊醒。不,她怎样能够喜爱班长呢?班长是我喜爱的人啊!可香是我最好的朋友。在那幼小的心灵,也面临着选取:是要朋友还是班长呢?经过短暂、激烈的的思想斗争。我还是选取了朋友。那时候的我,就是喜爱班长,也没有勇气告诉他。而香是那么勇敢。她拿出一封信,叫我转交给班长。那天回家,我在半路上拦住班长,不敢看他,低着头把香写的那封信塞到他手中,然后像一阵风在他眼前消失了。过了几天班长并没有给香回信,香怪我送信时,没有说清要回信。我心里不高兴,让香自己去要。放学的时候,香真的拉着我找班长要回信。班长看着我和香说:我此刻还小,最主要的是学习。呵呵,这都是老师在上课教育我们时说过的话。小学毕业了后,我们各自上了不一样的中学,就很少见面了。

  长大后,班长成了我的老公。我偶尔会问班长:你怎样不喜爱香呢?班长就这样说:那时候我就喜爱你,可你为什么总爱躲在别人身后呢?我更关注的是故事中的配角,就像你!很多人喜爱红花,我却喜爱衬托红花的绿叶。

  香把爱情放在嘴上,我把爱情放在心里。不一样表达爱情的方式,得到不一样的结果。

  精选阅读(二):

  最青涩的爱情故事

  他家林林,来自贵州农村的一个小姑娘。在贵大读新闻系,同来的林雨是个男孩,跟他是同乡。两人自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齐上学一齐放学,除了吃饭睡觉各在各家也外,其它时刻他们都腻在一齐。

  从小学到初中到大学,淋浴帮林林打架,背书包。林林帮林雨做饭洗衣服,做饭。他两一齐上学,一齐放学回家。在中学,林林渐渐地有了虚荣心,而林雨仍然傻乎乎的。林林的父亲是做生意的,因此林林总是有花不玩的零花钱。而林雨的父亲在林雨上六年级的时候就不幸去世了。

  上小学的林林总是糖吃,有漂亮的裙子穿。每次林林穿上新的裙子就会跑去给林雨看:林林,我漂亮吗?林雨总是傻呵呵的笑着说:林林,你真好,又有漂亮的裙子穿了。林林就问:那你什么时候有新西装穿?林雨垂头丧气地道:我也不知道,我家好像没有钱。林林生气道:你没有新西装穿,那我这么做你的新娘子?林雨高兴得跳起来道:我有新西装穿你就做我的新娘子吗?林林天真地点点头道:是啊!但癫痫发作前怎么控制不让发作是一向到小学毕业,林雨都没有穿上新的西装。之后上了中学,林雨的父亲去世了,林雨的生活更加困难了,更别说心的西装了。

  中学,正是孩子似懂非懂的年纪。林林每逢有了零花钱,总是想到给林雨买一点林雨缺的东西,她永远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林雨为了她被两个社会上的大个子打地情景。那天,林林穿着漂亮的白裙子在路上显摆,口里一边叫着:林雨,你什么时候有西装来做我的新郎啊?不想这句话刚说完就被一个社会上的流氓摔烂篱笆弄脏了她的新裙子,她气得哭起来。林雨一句话不说,扑上去救跟那流氓打起来。林林从小就跟林雨一齐长大,出来没有见过林雨打架如此的拼命。最后的结果是林雨被打得鼻血直流,那两个流氓才害怕而去。

  事后林林一边用苦蒿帮林雨止血,一边问道:你雨,你怎样会那么拼命啊?林雨傻笑道:我不想有人欺负你,更何况他们弄脏了我新娘子的裙子。林林问:你还没有新的西装呢,我怎样就是你的新娘子了。林雨道:等我长大了,就去赚钱去买西装,还给你买漂亮的裙子,我要你做我的新娘子,我会一辈子给你买漂亮的裙子。:

  林雨一天天长大,长得越来越英俊,个子也是越来越好看。林林也是越来越漂亮,越来越公主脾气。两人一向同班同学,也一向同桌。外人一向当他们是兄妹,只有很少的人知道他们不是兄妹,她叫张林林,他叫陈林雨。正因他们同年同月同日生,他们又是邻居,父母一时兴起给他们改了像是兄妹的名字。

  中学,张林林是学习委员,陈林雨是班长。二人还同时是班里的旗手。二人的形影不离让喜爱张林林的男同学很是沮丧。而张林林也常常把飞到陈林雨的小纸条直接扔到垃圾桶里。

  林林不再说要林雨买新西装做她的新娘,而她却每到下天都会穿上新的白裙子,每当新的裙子到后,她总是让林雨摸摸她的新裙子说:你看,又白又滑。

  夏天,林林会让林雨去买冰激凌,她要草莓味的,而林雨每次给自己买的都是不一样味道的。林林总是不高兴地问:你难道就不能只吃一种味道的吗?林雨常常傻傻笑道:我就是想尝尝不一样味道的。林林不高兴地扔下冰激凌,嘟起了嘴。之后林雨也跟着吃草莓味的,再也没有话过其它的口味。

  林林的书包总是挂在林雨的肩上,夏日的日光格外耀眼。林雨满头大汗地走在林林的身旁,林林穿着白色的摆裙慢悠悠地走着,林雨的伞总是挡在林雨的头上,林林也会拿出手帕帮林雨擦汗水。

  有同学提出要跟林雨决斗,林雨的回答更妙:我和林林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她喜爱我,我也爱她,干嘛要跟你决斗。同学说:你是不是男生?他笑道:这跟男生有什么关联?我只是要告诉你,只要你不伤害她,你就没事,反之,你可能就要倒大霉了。两小无猜,从初中到高中的青涩爱情就这样童话般地过去了。直到上了大学,他们才明白爱情也有苦不堪言的时候。

  高中毕业的时候,两人选取了不一样的专业。但选取了同一个学校,专业不一样,感受到的生活方式就不一样。更携手漫步,月下谈情成了两个人很奢侈的事情。。

  进入大学,林雨的家庭负担越来越重,还要照顾小妹妹上学。林雨就找了一份家教的工睡眠型癫痫的症状作。一个在花溪清华中学上学的女孩,帮她补习语文。正因离不开林雨的关联,林林常常陪着他一齐去跟这个女孩上补习课。林雨又是开心又是心疼,决定拿到工资就买西装,让她知道他是一向在等着和她一生一世,他决定给她个惊喜。

  大学是想学就不好混不想学就好混的,林林开始参加各种的学术研讨会,也开始参加各种派对。她常常要求林雨参加,开始林雨中是忙着找时刻赚钱,他也就要她参加会来将给他听。星期天的时候,这个女生正因有事情要求这天免补。林雨一早就租了一部自开车,然后打电话给林林,他要骑自开车带她沿十里河滩游一圈。林林欣喜若狂,忙将自己打扮的貌美如花。

  沿着湿地公园边行,林雨兴高采烈地骑着自开车飞跑。林林坐在后面抱住她的腰高叫,两人开心如出院的小兔。林雨踩着自开车,一边聊一问一些有关学术的问题。林林叫道:别在开心的时候讲学术的问题好吗?林雨答应道:好的,公主坐稳了。林林放开他的腰,将手着放飞的姿势,双手高举。林林叫道:雨雨,你也放高手势,同我一样好吗?林雨向来就听林林的,果然放开了双手,就像展翅欲飞的双鹰,两人欢快异常。

  荷花塘,桂花林等等。两人每到胜景就停下来或坐或站一会,买了贵阳人爱吃的油炸土豆,拌上辣椒,两人你吃一口我吃一口。学生时代的生活虽然结局,却也开心快乐着。只是林林的名牌衣服和林雨的地摊衣服陪在一齐不太搭配。

  转眼到了到大二,林雨陪林林的时刻越来越少。他务必得多挣钱,妹妹陈诗雨花钱越来越厉害,俨然哥哥就是个赚钱的人才。他想买漂亮西装的日子也越往后推,他认为他明白林林,这个从来没有离开个他的女孩。而林林的爸爸对林林也是越来越爱,所给的零花钱也越来越多。吃火锅,聚餐成了家常便饭。吃火锅的时候能够等着叫上林雨,可聚餐就难了。

  于是陈林雨的社会圈子几乎没有怎样扩大,而张林林的社交圈子却大了几倍。张林林也总是谈起一些社交的心得,奈何林雨常常不知道怎样应对。两人慢慢得心交不到一块了,更何况杜宇的出现。

  杜宇是新闻系大三的学生,两人是在图书馆认识的。为了完成一篇学术论文,林林去图书馆查资料,沿着琳琅满目的图书,林林看定了是学科还是文学,然后一排一排地看着后退。不想踩在了杜宇的脚上,林林转过头来,连忙说对不起。杜宇用很是绅士的风度说没有关联。两人就这样认识了,末了杜宇还帮林林讲了学术论文的关键,这让林林很是佩服不已。

  有了杜宇的帮忙,林林的学术论文很是成功。为了感谢杜宇的帮忙,林林请杜宇吃饭,这次吃饭还有林雨。

  吃饭的时候喝俩点儿小酒,杜宇的高谈阔论和林雨的木呐让林林心中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她已经开始拿眼前的两个男生比较起来。吃完饭林雨主动买了单,这是他第一次主动买单。正因这是男生的尊严。

  林林给都雨的感觉就是脆弱和天真,美艳无比。虽然杜宇没有林雨长的帅,但杜宇是城市出生,家里有钱,更比林雨有风度和优雅。他下定决心要将林林追到手。

  当杜宇抱着一束玫瑰花走到林林的身旁的时候,林林玩笑着叫起来:学长,哪个女孩子有怎样好癫痫病怎么是原因的福气?林雨也道:是啊,学长前几天不是说没有心上人吗?怎样这么快就有了?

  杜宇叹了口气道:唉,陈兄,我喜爱上了林林,她的气质,优雅,柔弱已经渗透了我的心,我决定最求她。

  陈林雨笑了笑道:杜兄,这就是你们城市人的优雅和气质。你不知道林林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吗?你不知道我们从小就青梅竹马,有着青涩的爱情吗?你怎样你们可怜,没有女孩给你美丽的爱情?

  林林道:是啊,学长,如果是这样,我再也不敢向你求教了。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杜宇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秋天的贵阳不冷不热,湿地公园里的水却冰冷异常。林林将鞋袜脱了放在一边,然后将脚放进水里,冰凉的冷水让她打了一个寒颤,清凉的河水冲洗着她的小脚。哗哗的水声漫过鼎沸的人声。她伸手在水里洗了洗,然后将脚退出来。用手甩了甩水,就准备穿好袜子。

  一个人影倒立在水里,她抬起头,发现林雨已经站在她的身旁。她柔声道:此刻是下午,你怎样不去帮人补课?他蹲下身来,脱掉外衣帮她擦干了脚道:快穿上鞋袜,这么冷得天,冻着了可怎样办。她穿好鞋袜,见他穿上衣服,才发现他竟然穿的是名贵的西服。帮她擦脚的内里也是那么的光滑。

  林林站起身来,围绕着他转了一圈道:帅,真帅。原来你穿上白色衬衫套上这蓝色西装,真的帅呆了。

  林雨道:对不起,让你等了十多年的新郎装。林林低低道:你还记得?林雨道:永远记得。

  林林忙赶着回宿舍换上了白色的裙子,两人赶到照相馆,拍下了很多美丽的艺术照片。

  拍完照片,两人去吃火锅,林林道:对不起,我还在心里拿你跟都宇作了比较!林雨道:只要你完完全全作了比较,这个世界没有比我更爱你的人,没有比我对你更好的人。林林夹起一块肉吹了吹送到林雨的嘴边,林雨张大了口吃着,然后挑了一块瘦的喂给林林,两人相视而笑。

  回校的路上,林林突然道:我也要去找个家教上上,也让我的父母高兴开心。林雨拉转林林,对视着她道:谢谢你怎样明白我,我爱你!林林慢慢闭上眼睛,轻轻印上林雨的唇。长跑了近二十年的青涩爱情,最后尘埃落定。

  精选阅读(三):

  那段最美最青涩的恋情

  导语:有时候,已经失去的爱情才是最美最青涩的。下方小编给大家推荐的是关于爱情的文章,欢迎大家进行阅读,更多的优秀文章尽在学习啦。

  那一段最美最青涩的恋情

  如果说真正的值得回忆的所谓恋情,这段当之无愧,是最完美令人难以忘却的。

  大学的校园里出双入对,很是常见,我是一个极其爱幻想的人,我理想中的恋情不就应是这样,就应是很唯美羞涩的那种,每每睡不着都在幻想我生命中的白马王子就应是什么样貌的,我们相遇的场景就应是如何的浪漫,然而到目前都仅仅是个幻想,文字里面的那些唯美虚幻的.成分太高,现实让人失望之极,然而回头想想那一段朴实的甚至有点窘迫的恋情却时不时还能荡漾脑海长期吃卡马西平对身体有什么害处,也许他该是挺有分量的吧。

  直到我提出分手,我才反应过来我原来也拥有过校园恋情,我们还没来得及温暖彼此,就被我匆匆忙忙的叫停了,我给不出来这个男孩不好的理由,也许是虚荣心在作祟吧。

  我们相识在那年夏天的校园小路,比较繁华的一条小路,当时的我生活所迫在路上摆地摊,卖一些七零八碎的东西,当时的那条路只有两个摊,那个学长坚持了大概有半年了,一向那么特立独行,不管开不开张都在那摆,之后我就在他的不远处也扎了个摊,也许正因是女孩子吧,更或者正因天气刚刚暖和,出来的人多了一些,生意还算不错,每一天都有人光顾,在这群人里有几个男孩每一天都过来,也不买东西,闲聊一会,到收摊的时候帮忙收拾一下,一向这么持续着,算是温暖了一段时刻吧,我已经习惯了他们的存在。

  那年的端午节,那条路上的人很少,正因放假大家都三三两两的逛街或者约会去了,我没什么事,又出摊了,心里有点小凄凉,用那些红绳绳无精打采的编织着,也没有什么生意,坐了一会正要收摊,感觉有个人突然就站立在我面前,很不自在的给我一包东西,给我后就很不好意思的走开了,那是这个节日收到的唯一的有温度的礼物,六个粽子,很小。

  对于这样的举动,大概也算是他的一种不自信的表白吧,我已经记不清粽子是什么味道了,脑子里唯独留下了那个尴尬却又温暖的场景。那时候的我对恋爱这种事情还不敏感,更多的感觉是不务正业,因此我一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距离粽子事件也已经很久了,大家也慢慢的淡忘了,正常的遇见、打招呼。

  正因家庭的特殊原因,妈妈的电话总是让我疲惫不堪,内心的恐慌远远大于物质匮乏带来的艰难,有段时刻我甚至想过离开这个世界,也是在那个时候我想找个依靠,想有个人关心我,正好赶上情绪最不好的一天,收完摊,我说出去走走,我哭的很惨,他给予安慰,所有的事情都心照不宣,算是正式交往了吧。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偶尔一齐食堂吃饭,有一天,他说带我去三里屯的餐厅吃,我们去的很晚,他给我打了一份米线,一份菜,自己就打了两个馒头,号称自己不太饿,其实我已经能猜到这不饿的潜台词是没有那么多的钱,一阵心酸。甚是沉重,不安全感袭来,虽然我不是物质主义至上的女孩,但这样的局面我是不愿意看到的,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一齐去食堂吃过饭。

  之后的日子最多的也但是是一齐去图书馆,一齐去上自习,冬天来了的时候,他给我买了一双手套,很便宜的那种,也不暖和,我能明白他的窘迫,也不是个性在乎礼品的价格,但还是觉得有点心疼,正因我很清楚贵的他也担负不起,这个的相处让我透但是来气,最后还是和平分手。

  回头想想这些,算是最真实完美的吧,如今的我和他都已经各自成家,偶尔网上打个招呼也都很匆匆,也许我们心底都会保存并且一向珍藏那份略带苦涩的完美吧。

【青涩的爱情】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

© wx.lfjmt.com  伤感故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