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冯延巳《鹊踏枝》原文翻译与赏析宋词精选

来源:伤感故事网    时间:2021-07-03




【原文】

  六曲阑干偎碧树,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谁把钿筝移玉柱?穿帘海燕又飞去。

  满眼游丝兼落絮,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浓睡觉来莺乱语,惊残好梦无寻处。


【译文】

  屈曲的栏杆依偎着碧绿的大树,轻风徐来,吹拂着柳枝,千万缕金色的柔条尽展风韵。是谁在调弄筝柱,奏响乐曲,惊得那燕子双双飞去。

  满眼所见皆是款摆的游丝,飘扬的柳絮。红杏花开的时节刚刚来临,一霎间又洒下阵阵清明的细雨。酣睡醒来便听得黄莺鸣啭,惊破了我的好梦,害得我再也无处寻觅。


【赏析一】

  本词抒写春日的闲愁。上片写迎春之情。开头三句写初春之景,有富贵之象。后两句是写主人公的活动,在意念上有倒装,他看到海燕双飞,而自己孤独伤心,面对芳春美景而触动春愁,故弹筝以抒情。下片抒送春之意。词意含蓄蕴藉,只表现主人公的一种情绪。

  此词语言明丽,用意婉曲。


【赏析二】

  对于现实生活中无法相会的恋人来讲,一场哪怕是十分短暂的好梦,也能聊慰其相思的饥渴。但梦毕竟是只是梦,何况梦醒之后的失落滋味就越加难受。

  其心绪之紊乱,更可想而知!故无论是明媚亮丽的春色,还是落花粘絮的雨景,全都成了激惹她阵阵愁绪的触媒。


【赏析三】

  这是一首拟写闺情之作。

  先看下片,“六曲阑干偎碧树”,偎,是倚靠的意思。阑干倚靠着碧树,便能更仔细地观察到下面所写的句子:“杨柳风轻”,即春风。唐人句“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正是如此。后面也会看到杏花雨,写的是极妙的。“黄金缕”又是指的什么?这里指的是杨柳的枝条。春天的时候,杨柳出芽,那种淡淡的绿色,有点介于黄绿之间,风过后感觉真的是黄灿灿的一树。万条垂下,清风微拂,正如朱自清说的“像母亲的手”轻轻抚着孩子的头发。那种感觉,真是心旷神怡。这里只能用“轻”,毕竟是春风,春风给人的感觉正是轻癫痫通过检查可以确诊吗?盈,惠风和畅。如果是大风,那就破坏了这样一种和谐的意境了。像“颠狂柳絮随风舞”,那就是另一种感觉了。同时这里的“展尽”也用的精确,“展尽”不仅体现出了春风的细腻与柔和,也将杨柳的繁茂与杨柳枝的柔美表现出来了。这几句写的是阑外景,紧接着下句,“谁把钿筝移玉柱,穿帘海燕双飞去。”钿筝,即用罗钿装饰的筝。玉柱,即玉制的弦柱,弦乐器上用来固定弦的柱子。移玉柱,就是弹奏钿筝的意思。也有种解释说玉柱是中指的别称,移玉柱就是移动手指,也是指弹奏的意思,也能讲通。这是写室内的人。外面是无限的春光,屋子里又有人弹奏着钿筝。钿筝,玉柱,这都是多么精美的词,一起安排在这里,那弹筝的一定是个美女无疑。“穿帘海燕双飞去”,穿帘,这个安排很有意思。海燕飞来飞去,本来不关人什么事的,但是这海燕偏偏穿帘飞去,且还是双飞去,这不免要引发人的某种情绪了。像温飞卿的“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冯延巳的《鹊踏枝》里也有类似的句子)也是表达的这么一个意思。可以说,整个上片,在于营造一种静中有动的意境,而感情也是含而不露的,启而未发,也不是一下说破的,而是层层叠叠,极尽曲折盘旋。先是写了阑外杨柳,再写了室内弹筝,後写了海燕穿帘双飞,是一步步引出来的。

  “满眼游丝兼落絮”,是写的在室外所看到的,看到的是游丝和落絮。游丝是容易引发愁绪的,落絮更是容易引发感伤。“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前面说的杏花雨,正是这清明雨。清明时节雨纷纷,一霎,形容雨极快就过去了。能够想象,仿佛一个仙子,从空中飘过,向人间洒下无边丝雨,然后就慢慢远去了。一霎清明雨,空空蒙蒙,真是好意境!而词人偏偏又说是红杏开时,前面说到了落絮,这里却是红杏开。满眼落絮,却发现了红杏的开放,正欲惊喜,却又是一霎清明雨来,红杏便也不复存在了,可谓层层曲折。一般人写落花,便直接写花落了,而这首词在这里却先说花开,再说花落,更加倍了伤感情绪。这也就是感情深挚,盘旋沉郁的体现了。“浓睡觉来莺乱语,惊残好梦无寻处。”本来,春天是容易困倦的季节,但在这里,词中所写的人浓睡却不单单是因为困倦,那是为什么呢?后面有提示,是为了好梦。到底什么好梦?词人没有明指,留给读者去想象了。

  即人是先浓睡醒来,然后依偎阑干,满眼尽是游丝落絮,再注意到有红杏榆林羊角风医院开,接着却是一霎清明雨。这引发了她的愁绪,不忍再看,便回到屋里弹筝,却不料,惊飞了海燕,穿帘双双飞去,更增了一层伤感。而室外,则是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春和景明。词中整个贯穿的是一种莫名的伤感,读者读完后也是长久沉浸其中。这就是冯延巳的最大特点,执着的感情。要伤感便一直伤感,固执而寂寞。谭献评此词:“金碧山水,一片空蒙,此正周氏(周济)所谓有寄托入,无寄托出也。”是抓到了此词的精神的。有寄托入,无寄托出。周济本是常州词派作家,提倡“寄托”,所谓寄托,也就是说词人应该将自己的真感情情融入到作品里,反对空泛模拟,徒具规模。那么,这首词的作者是有寄托的,因为读完,能让读者感受到那种莫名的伤感。虽然不能确知是一种什么哀愁,但却能感受到词人的内心深处有一些难以排解的愁绪。这就是有寄托入,而无寄托出,就正是说词人虽然自己的感情寄托在词里,但是读者通过读词,却是体会不出词人本来的情感的。这正是冯词的特点。他的很多作品都是如此,看似都是泛泛写一些闲愁,实则里面隐含着曲折深挚的感情和一种执着的忧伤,并且,是一直沉浸在那种感伤之中,不像晏殊那样能找到解脱的方法或是来点自我安慰等等;也不像欧阳修,能够潇潇洒洒地生活,尽情品味生活的乐趣。

  读《阳春集》中冯延巳的《鹊踏枝》诸作,会发现和此词有很明显的同一种风格。像“香印成灰,起坐浑无绪。庭际高桐凝宿雾,卷帘双鹊惊飞去”、“残酒欲醒中夜起,月明如练天如水”、“可惜旧欢携手地,思量一夕成憔悴”、“满眼新愁无问处,珠帘锦帐相思否”、“瘦叶和风,惆怅芳时换。懊恨年年秋不管,朦胧如梦空肠断”、“双燕飞来,陌上相逢否”、“楼上重檐山隐隐,东风尽日吹蝉鬓”等等。这就是盘旋而沉郁的冯词,不仅将个人的感情寄托于词,而且着意创造意境,给读者丰富的想象空间,使读者既能领会到那种感情,又无法确定是什么,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确实高妙。


【赏析四】

  此词的题目是“清明”,用很多笔墨描写春景,仅末尾两句写情,然而,情寓于景,情重于景。先看一下前人对此词的评价。《词辨》谭献评:“金碧山水,一片空�鳎�此正周氏(周济)所谓‘有寄托入,无寄托癫痫病治疗基金出’也。‘满眼游丝兼落絮’是感,‘一霎清明雨’是境,‘浓睡觉来莺乱语’(《乐府雅词》、《花庵词选》”慵不“皆作”莺乱“)是人,‘惊残好梦无寻处’是情。”陈廷焯《白雨斋词话》云:“‘浓睡觉来莺乱语,惊残好梦无寻处。’忧谗畏讥,思深意苦。”他们的评语,不是语焉不详,就是牵强附会。

  此词如果直率地去赏析,题旨不见得空�鳎�那是在无边的春色中勾起了对美好的往事之回忆与留恋。如果要查问是什么样的美好往事(好梦),词中并末明言,这就是所谓“空��”吧。其实正是欲吐还含,才是诗词的本色,否则让作者把自己的思维活动,作北朝民歌中的“老女不嫁,蹋地呼天”式的赤裸裸地掏出来,那就不能算是词了。


【赏析五】

  “六曲阑干偎碧树,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主人公斜倚在绿树下的六曲阑干上,看着在微风中飘荡的柳丝,忽然发现原来在冬季叶落后呈金黄色的柳条已经全都变成绿色了。这意味着繁茂的春天已经来到了人间,而且此时已不是初春,应该是仲春了。主人公不是在欣赏春景,而是他(她)正心神不定、愁肠九折。“六曲阑干”,表面是实景,阑干有六个曲折,暗示主人公的思绪曲折宛转。“杨柳风轻”,表示主人公的感情之不平静,象微风中的柳丝似的动荡不定。这种情绪上的波动,正是被“展尽黄金缕”的繁春所激起的。

  “谁把钿筝移玉柱?穿帘海燕惊飞去。”是谁把秦筝的雁柱移动了,使它的音调那样的哀怨,以致成双的燕子惊得穿过帘幕飞出去了。正是主人公自己移动了雁柱,他处在春光明媚、美景良辰的时刻,却受到孤独的袭击,这种没有知音、失去知心的哀怨,在秦筝中可以得到宣泄。主人公的孤单,连双双的海燕也忍受不了而离去。燕子之“惊”,不是被秦筝之乐声所惊动,而是忍受不了主人公的孤独,燕子总是成双成对的啊。这两句表面写主人公在弹筝、燕子飞去的外景,实则流露了主人公无限的孤独、空虚之怨抑。由于表达得委婉含蓄,感情埋藏得深邃,所以有“空��”之感。“钿筝”,用金花装饰的秦筝,以示乐器之华贵。

  “满眼游丝兼落絮”,换头词意,紧扣上阕。“落絮”和杨柳碧树遥相照应,又和时间季节相连贯,先是柳树变青,接着全部脱尽枯黄叶,然后开花落絮。这就是张炎在《词源》中所强抽搐如何治疗调的“最是过片,不要断了曲意,须承上接下”论点的体现。游丝落絮,是春暮的景象,游丝撩绕,暗示主人公的心头撩乱。落絮纷纷,主人公感慨繁华之将歇,启下文之情思。

  “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红杏在二月开放,清明节是在三月份,时序在向前推移,春光在逐渐消逝,又是“清明时节雨纷纷”之际,“雨纷纷”,人的情绪也在“纷纷”。“一霎”二字,透露了对幸福、欢乐消逝得快速的伤感,也是对失去的美好生活的留恋。

  “浓睡觉来慵不语,惊残好梦无寻处!”此两句是全词的“警策”。上文的大量写景的“空��”,在这里得到了落实。前一句是把“空��”的面纱揭开了,露出了主角,“睡”和“语”都是人的活动内容。酣睡醒过来懒洋洋的不说话,其实主人公根本没有睡,他是沉浸在深深的回忆之中,深陷到忘却了周围一切存在的境界,等到他从回忆中苏醒过来的时候,他感到痛苦,委顿,心力交瘁,又堕入了另一种沉思,他是在追忆没有作完的好梦,未完成的好梦将从哪儿去找寻。“浓睡”是对过去的荣华追忆,那么寻找“惊残”的“好梦”就是在探索未来幸福的蓝图。而“无寻处”却给予主人公当头一棒,震得他内心颤抖,意志消沉(慵不语)。“慵不语”别本作“莺乱语”,两者有很大出入。“慵不语”是主人公自身的活动,他的“不语”是为了寻找惊残的好梦。而“莺乱语”则是外部的干扰,所以理解为“浓睡”是被“莺乱语”而吵醒的,又关合到“惊”字,即好梦是被“莺乱语”而“惊残”的,这样,破坏主人公的甜蜜生活者就是“莺”了,莫怪陈廷焯要说“忧谗畏讥,思深意苦”。出现这两种写法的原因,关键在于“惊残”的“惊”字。“莺乱语”以为如果没有莺声嘈杂的干扰,好梦就不会被惊醒。逻辑上固然很对,然而辞意太直,意境索然。不若“慵不语”的曲折含蓄,让主人公在幸福的回忆之中醒过来之后,感到眼前现实生活的痛苦,再进入对不可知的未来生活的探索。使主人公的感情,跌进痛苦的万丈深渊,达到不能自拔的地步,这种含意,尽在“慵不语”之中,故远胜“莺乱语”。至于“惊”,不必让莺语去干,让主人公自己去惊觉,主动性会更大,对客观干扰的感受性会更强。

  此词写春景是五光十色,眼花缭乱,然而情调是忧伤哀怨的,这就是乐景为哀情服务的高超艺术手法。

© wx.lfjmt.com  伤感故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