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尤溪河上沙洲美_散文网

来源:伤感故事网    时间:2021-08-28




陈宗辉

从长沙回来我一直忘不掉橘子洲,近年湘江大桥还改名橘子洲大桥了;从无锡回来我久久忘不了鼋头渚,眼前一直抹不掉那神龟昂首的形象;从厦门回来我也总是忘不掉鼓浪屿,那海蚀洞里的如鼓浪潮一直在耳畔回响。鼓浪屿原名圆沙洲,明代人闻浪打如鼓才将它改为今名。尤溪的最美之处在哪里?毫无疑问就是那片美丽的沙洲。

沙洲又称尤溪洲。它的美,在洲,洲有树木;在水,水有兰舟翠袖;更有那亦真亦幻的美丽传说,让人追思不尽。

沙洲的南侧是源自德化溪和大田溪合流的尤溪河,水路上尽是街面一带的小货船,从上游顺水而下的船只很轻快,不时飘荡着闽南方音的山歌。逆行的船只沉重,纤夫在岸上踩出一条条血路。北侧是穿城而过的青印溪,福州门码头宾主相送,好不热闹,有些贵客还要在这里稍作逗留,或小饮受礼,或执手红巾,直至兰舟催发,泪眼婆娑,衣袖添香,方恋恋不舍而别。沙洲头有一条全国各地少有的五百米长的两河对流河道,即互流溪。尤溪河的水可以平流到青印溪,青印溪的水也可以流到尤溪河,要是某一条河流的上游下,互流溪的水就一半黄一半绿。山麓水岸绿竹婆娑,在互流溪上随风追逐着轻舟,轻舟上的红巾翠袖不时一边唱歌一边拉紧竹梢,待船走开,突然放手,竹梢有力回弹弧影,在水中狂拂流云飞。有时还要拔出几根绿竹心摩挲一阵。,互流溪外洲头沙土少,洪水期两溪大水漫流,成为一片汪洋。互流溪的南端是一个深潭——互流溪潭。长期以来,一直被不知地方内情的人以谐音乌豆泗潭取代。这里流传许多:红鲤送客、月结亲、老龟报恩、仙女出潭等。互流溪一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是公立的吗头连着深深的碧潭,一头连着高高的县衙。有人说:“衙门深似海。”知县是“四书”通,他坚信“半部《论语》治天下”之语,脑际响起老夫子“修己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之训,于是在县衙外大门挂出了一副述志短联:“道先正己,志在安人。”宋明期间,互流溪船队如流。特别是逢年过节时,不但本地歌女日夜欢歌,连福州南平永泰等外籍也来卖唱。互流溪上既有本地方言《哥妹对骂》《哥妹对歌》之类的粗朴短歌,也有听不清歌词内容的洋歌曲。

沙洲圆头束腰,尾部南长北短,从高处看,仿佛一只巨大的左脚印。堪舆学家说,这是尤溪人迈出稳健的第一步。昔时,沙洲头有朝阳寺,与北岸集善坊的万寿宫(明末迁到宣化坊,今县政府大院东侧)、保安寺(明末迁到城东,今一中食堂前通道外)及南岸登俊坊的福明宫隔水相对,早时就有景点“二水澄清”,明中叶改为“二水明霞”。朝阳寺诗联很多,遗失也多,《尤溪县志》收有明田濡的诗:“双溪错锦绣,疑泛武陵船。举头望白云,晴霞遥在天。”崇祯知县邓一鼒也有一诗:“澄潭苍树波声遏,孤霞横一抹。欲将明锦问天孙,深入双津不可脱。”福明宫是道观,今存楹联十多副,内容多与二水明霞及西有关。有的疑为后人托补。堂前阶下有一棵榕樟合抱的葱郁奇树,据说树龄达五百余年。洲尾有双层望水亭。昔邑人有诗曰:“二水合流东注,清风波底浮来。佳景悠然无际,何如弱水蓬莱。”

沙洲上的花草树木遍地都是。树有枫、松、樟、榕、盐肤木、南酸枣、乌桕树、乌饭树、猴欢喜等多种,1924年和1960年两次百年一遇洪水淘洗,留存不多。洲中那片红枫树上,经常跳跃癫痫病人漏服一次药会发作吗?着棕色的小松鼠,游人驻足树下,小松鼠就晃着脑袋,轻舞尾巴,咕咕咕咕叫个不停,十分有趣。怪不得国外一些作家喜欢把心的女子叫做小松鼠。斑鸠、燕子、长尾雉、麻雀成群结队在树间飞翔。彩蝶翩翩,蜜蜂嗡嗡,更是花间派的两门弟子。炎夜里,忽高忽低飞行的萤火虫行列与天上的星星相映衬,几里之外历历可见。“萤火虫,挂灯笼;飞到西,飞到东。一闪一闪挂……”看到这种情景,多少窗口都会飘出清脆的童谣。住在沙洲,“蟋蟀在堂”便不仅是诗,而更是的画。寒季,红黄翠绿各种小鸟聚到沙洲,那情景可不是鸟类会?2004年采写百年实小校史时,一位老中医告诉我:晚清民初,尤溪书生大都在沙洲的朝阳寺和城内的崇文阁聚会。在艰难的生活中,他们也像小一样,乐于采摘乌饭树果,捡拾南酸枣吃。一群黑嘴唇的书生,放声朗诵论语孟子章句,那情景是何等的有趣!竹有抱团聚集的绿竹、黄竹,也有独生独长的篙竹等。炎节,书生也跟小孩子们一同生吃绿笋,钻进黄竹丛捉鸣蝉,掏鸟窝,其乐融融。花草更是多得不可胜数。常见的有百合花、黄花菜、蒲公英、半边莲、水蜈蚣、鱼腥草、紫苏、车前草、白刺苋、旱莲草、一点红、鬼针草、珍珠草、乳蓟、苦菜、尖叶苦菜、马齿苋、千里光、牛筋草等。缺医少药的封建时代,尤溪贫民主要靠草药治病。譬如,水蜈蚣治干咳,车前草退烧,比今天的注射吊瓶还灵验。苦菜、马齿苋,既可作普通菜食,又有药用效果。就是平常之至的紫苏,既可作鱼腥、面粉之类的佐料,也可作驱寒除湿的药疗食物。( 网:www.san癫痫病早期什么症状wen.net )

在沙洲远望四周,风景独好。东望三龟头峰岩几次拦腰挡住尤溪河,那是一幅幅巨大的天然屏障。尤溪河弯弯曲曲东去,暗合旧时尤溪人不喜出门的心理。南望缘溪,与牛岭耕烟隔河相向。牛岭耕烟东麓在尤溪河岸突起几个山峰,海拔150米左右,山头平缓又有起伏,水东电站人工湖蓄水后,两个大的峰头开辟为桃花岛和莲花岛景区。 桃花岛度假景区一度游客如云,歌舞厅、棋牌室客满为患。两个景区之间画船悠悠,好不浪漫。有《桃花岛三绝》为记:

忽经细雨景尤新,灼灼桃花自有神。莫待枝头红褪尽,迟迟再遣惜花人。

板屋檐前双鸟飞,水中花艳鳜鱼肥。湖滨小道长,日暮寻船伴月归。

平生何处最销魂?人道桃花度假村。长忆轻舟飞笑语,秋波流盼读书轩。

远客要是留宿桃花岛,结伴划船追月,那就更富有浪漫气息了。请看十四行诗《那一夜》:

那晚 我的小轩船驶出湖面

小鸟在繁花枝头叽叽喳喳

晚风吹动着岸上的桃树林

回首船后追随着无数的桃花

船在下的湖面飘摇

桃花在微波中说着听不清的话

你变换姿势牵着我的手

我看到了沙漠的幼林在迅速发芽

不知什么时候小船一阵晃动

你喘着气发问龙府的水兵也打癫痫病人可以结婚

风平浪静船依旧 小岛依旧

你娇羞轻语戏水的鸳鸯快长大

月在山头 小轩船悄悄地靠了岸

我的心却在船的晃动时倏然落下

西望城区,日落灯红,酒阑歌尽。清晨,石板路上丽人穿梭,风姿婷婷袅袅;健妇挑水,扁担欸欸乃乃。军阀时代,小道奇洋车来往飞窜,才煞了这道风景。

北望翠帷山,青峰徐徐而下,映衬双峰挂日。山麓演武场杀声阵阵,马鸣萧萧。抗战期间,县立中学迁到这里,一边读书学习,一边生产自救。那宣传抗日的歌声响遏云霄,那艰苦自救的书声落地铿锵。在校园东侧福星岩作恶多端的匪徒,最后也在那里接受人民的审判。像巨人脚印一般的沙洲见证了尤溪的历史,见证了尤溪人民的苦难和欢乐。

城市讲等级秩序,最忌脏乱;洲屿求清幽静美,最忌热闹。特别是城镇附近的洲屿应该是扰扰市民消愁解闷的港湾,如果建设得跟闹市一样,那就完全失去了它的自身意义。鼓浪屿设置过区,一个有识见的领导当即指示撤消合并到思明。希腊特里卡拉色州的曼代奥拉修道院群原来交通十分不便,可是石崖道路一旦修通,空中修道院的那些僧侣却几乎跑了。沙洲近年改名,夜夜灯明如昼,摩天轮、海盗船,过山车,整日哐哐铛铛,哗哗啦啦。可爱的小松鼠、小燕子和各色美丽的小鸟,还有蜜蜂、蝴蝶、萤火虫,何时才能回到沙洲来?“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不是风。”“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这种人与自然和谐的美还能回到我们的生活中来吗?

首发散文网:

© wx.lfjmt.com  伤感故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