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撒出去的梦想_散文网

来源:伤感故事网    时间:2021-08-28




西北地区在2003年之前的绝大部分城乡还有农村是相对贫寒的,这里大部分的老百姓都是靠天而食。如果天气不好,那么这年的光景肯定是不怎么容易。

于是就在这样的环境中涌现出来这样一批年青人,他们背上行囊,远离他乡思谋着给寻出一片新天地。考虑着如何给自家的家庭状况略微的做出一些改善。直到现在,这样的人还是存在着不少。所以,因为贫穷就遗留下来了许多的留守。当然,这个名字也只是这一年多的里才出现在我的耳朵里面。我想这一卓越的功勋绝对是要办法给各大媒体,各大网站的。要不然我想这个困扰穷困地区未来发展的重要因素何时被揭发着实是一个迷。

记得两岁的时候我的便离家远去,上了河南砖厂打工。家里唯有我和我的祖母两人每日里相依为命,而我每天晚上能做的事情就是一根根的数着家里房上的椽,那乌黑的如同是度了黑色的漆一样的椽支。那时候家里还没有电视,更别提现在这般电脑等玩物了。

祖母对我的管教并非很严,或许是因为觉得在我的身上总缺着些什么,但是她却没有办法给予。于是就这样每天的纵着我宠着我。而这,一连就是五年的时间。

这五年的时间里我想没有什么可提的,别说想了。那时候根本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我的周围整天所能遇到的无非就是和我一样大的,而我身边这些孩子什么疾病会引起抽搐唯一所每天想的就是什么时间能见到自己的父母。呵呵,这种已经完全的超过了任何物质的替代。

我们六七岁的时候就已经养成了满嘴脏话,恶语伤人的习惯。想想是从那儿学来的,我们也不知道。从没有上过学,家里面一般都是上了年龄连自己名字也不知道如何去写的老人。村子里除过一些还有个别懒汉在村前村后闲游之外也就没有什么人了。( 网:www.sanwen.net )

不过也挺好,学得的这些骂人的话每次也能派上用场。凡是当有人对我们说道我们的父母不要我们的时候,这些话便是很好地还击。这种感觉我想大部分人都是不会懂得的,只是这样一句简单的话又何必呢?可是那个时候真的害怕这将变成一个事实。如果搁现在的孩子,我想也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了。

一直到五年之后,我们这座所谓的煤城开始略微的发生着一系列的改变。外加那年非典盛行,搞得在外面打工的这帮人都纷纷返回来自己的。这样一来,村子里面又开始热闹了。出门之后这些外出打工的人都围在一起,说着在外面的见闻。衣服穿的崭新,兜里面的寒烟已经全部被一包包好几元钱的香烟所替代。而我们这群在家里呆惯了的孩子对于这种新奇既是一种好奇,山西太原北京儿童癫痫病医院又是一种恐惧。

好奇,我们向外面究竟是怎么样子的呢?是不是每个人出去都就有钱花了,而且能穿上新衣服。恐惧,外面这样,他们肯定还是会走的。于是我们这些孩子在父母回家之后最喜欢去询问的问题就是你们什么时候走?你们不走了吧?走的时候能不能带上我?

庆幸,自那以后父母便没有出过远门。而我们这座所谓的煤城也似乎给这儿的人们寻到了一份生计。大部分人都纷纷跑进了煤矿。05年的时候一月1000多元钱的工资,这都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然后从那以后煤矿的工资逐年递增。可是谁也不知道,这种增长的后面,是真正的流血,是真正的拿来换取。

08年,上班的第三年,还是出事故了。父亲的拇指被截,中指粉碎性骨折,住院,而这些,每每提起我都会欲绝。可是我也知道,不这样,家里面的光景的确是过不下去。

好了之后劝过父亲,可是父亲觉得能拥有这样一份活儿也的确不容易。因为那时候进入好一点的煤矿,没有人,不花几个钱想进去上班,那时根本没有可能的。而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现在,这些和医院里医生收红包还是截然相反的。相对来说给医生红包,那仅仅是为了救命。而去煤矿上班,不仅仅是为了救命,有时候也是为了要命。

而就在那个时候,我已经上了初中。那时候也早已经知道了癫痫病患者发作呕吐怎么办父亲赚钱之不易。所以相对来说很是节省,每天一元钱的零花钱,这一元钱还要包括早晨买早餐——就是一个素馅包子。(那时候拳头大的包子一个五毛钱,几乎是全校学生公认的美味早餐。当然,其中有些比我们好一点的,那就是还能买点儿其他什么零食。)而就这,我都已经感觉到很了。

初二的时候,我心中的潜存多年的梦想还是没有让理智压抑住,它爆发了出来。我打算去外地,去打工,和我们学校其他地方一起的几名同学。商议决定之后我们背着书包回家了,想想的确可笑,那个时候我们才十四五岁。可是也就是在我们父亲那个年代,十四五岁,那就已经能够承担起家里的顶梁柱了。

回家遭到了父亲的反对,父亲看我执意要外出。心中有了一个想法,在完成我内心梦想的同时,父亲也觉得是时候完成他心中那个宏伟梦想的时刻了。他决定要盖新房,对,将这黝黑的上百年的房子拆掉。而我,就被他留在了他所谓的工地上干活儿。

在这期间,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帮我办了半学期的休学假期。

三个月的时间吧,眼前崭新的房子完成了。这看上去就像是一位活力四射的,迸发着闪亮的光芒,你没有办法去阻挡,更没有办法想着去在她的身上抹上一点点的污痕。白与红相间,这种绝对鲜明的颜色对比毕竟是吸引着我们全家人的眼球。

北京治疗癫痫的好医院

可是我也改变了,打工,并非这么简单。而在这儿打工,我所享受的待遇可比真正的打工者要好的多。

房子盖成了,父亲第一次笑着和我们坐在新房中,还有我们家的左邻右舍。全都是我们一个家族里面的人,他们酒到中途,父亲忽然停了下来,他看着我笑了笑对着我问道:“想不想去上学?”

一来碍于情面,而来我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在去学校了。因为毕竟已经辍学半年,学校也不是我家设的。

“呵呵,不去。”我否决了。

“明天去上学吧,刚好新生报名。我已经给学校说好了。”父亲对着我说道。

“什么?真的?”我惊讶的问道。

“恩。”父亲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从自己的兜里逃出来了几百元钱递给了我。

“拿着,你这段时间的工资。”父亲一边笑着一边又说道:“我可不是拖欠工工资的工头。”

我把钱拿上,又放在了桌上,我一边走向自己的房间一边说道:“我去收拾一下自己明天报名的东西。”其实那个时候,我落泪了......

梦想,就应该撒出去,可是也要收回来......

2013年9月27日

首发散文网:

© wx.lfjmt.com  伤感故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